焚詩

整理箱

2016-2018文野同人的整理。锁起来的就没算了。大部分都是太中,中间还夹杂着别的。感觉自己的文力还不如以前,需要深刻反省了。


1、水银红酒【太中】(2016-4-14)

“这场赌局是我赢了。”

他这么说,然后他突然轻轻碰触了一下中原中也的双唇。中原中也也实在是料到他会来这一手,整个人都僵住了。

唇间有红酒和鲜血的味道,就像是掺杂了水银的红酒,虽不至死但却会中毒。

 类似于太宰治这个人的存在。

“中也你啊,还真是好骗呢。”

说完他趁着中原中也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敏捷地翻窗逃走了。


2、柔软的恶意【太中】(2016-4-21)

手枪落地,掉进了泥污里。

中原...

再见了,再见了

【退圈声明】

我向来薄情,喜爱的事物总是维持不了多久。我入文野圈也有两年多了,到现在也没太多感情。喜欢的写手们早已不在这个圈子,自己的文字也达不到想要的高度。虽然我很喜欢这部作品,但今天我就退圈了,以后可能偶尔会写文野,但不会发在这里了。
所有我在这个圈子里认识过的姑娘,谢谢你们。UNFO请随意。
然后就是,再见了。

苦界

#给大家拜个晚年。
#这篇是少年双黑,自觉最近十分OOC。
#完全妄想。

他出生在一个好日子里的好时辰中,全世界的幸福压得他喘不过气,哭声极小,脸色青紫,差点没死过去。医生护士急忙抢救他,往他身上插各种管子,他靠着那些管子活了下来。后来他想当初还不如就那么死了,也省得现在整日寻死的功夫。那医生护士哪是救人啊,分明就是把他推入火坑,沉进三千世界的苦难里不得翻身。
他这么说时引来了中原中也的嘲笑。他那小个子搭档把烟头摁在他的绷带上,没烧着,他看起来有点失望。中原看着那一星焦黑对他说:“太宰,他们真该杀了你,杀了你等同于拯救苍生,说出来也算是光宗耀祖之事,岂不是伟大至极!”他语气里有着再明显不过的嘲讽,...

坏月光

#太中芥。
#逻辑混乱。我觉得并没有CP,要是有也是黑三角。
#时隔许久的更新,大家好久不见。

坏月光

寒夜湿冷,海风也是变本加厉,吹进肺里像是生了刺。芥川无可避免地感觉到了喉间的痒意,咳嗽自然也是难以掩饰。他脸色苍白,黑色的瞳仁像是两颗冷冰冰的黑玉沉在朦胧沼泽里,十二月底身上也只裹着单薄的衣衫,骨头仿佛要从薄薄的皮里钻出来。看起来不像活着的人,倒像是索命的鬼。要说这二者也差不了几分,现在周围横七竖八的尸体可以说是最好的证明。芥川掩住口鼻,混着血腥味和烟味的寒风几乎要让他受不住。离他不远的中原见他这副样子,便把手里还剩一半的烟扔到地上踩灭。最后的烟气仿佛从心窝里吐出,带着点难舍难分的温度。他透...

写给《我执》的repo

说是repo,其实差不多就是我的胡言乱语,我以前并没有写过,也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写。但我还是想写点什么,因为柚的本子可以说是我最想要收藏的本子了。

前几天拆开包装的时候内心还是有点激动的,很厚,封面设计很棒,放在书架上几乎可以混进一排名著里了。里面的文字我自然是都看过的,不过再看几遍也不觉得腻烦,这大概也是柚的文字独特的魅力吧。

我认识柚也有不算短的时间了,最初接触柚的文章是《恶时辰》。不得不说那个时候《恶时辰》真的是给我我很大的冲击,反复看了好多遍,后来就义无反顾地入了柚的大坑......柚有这——————么好,我只想吹她。

收录的文章我就不多说了,要写的话能写上好多。每个文字都很精...

yeah!谷山の日!
虽然都下午了,但是也没关系!
き—やん,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!
截了几张小裙子w然而截图技术非常残念……
能喜欢你真是太好了,接下来也要和ZUKA爸爸一起开心地ROCK哦!

做为一个平时没事码字的,现在却没有时间写文真是悲伤啊,而且我还在打吊瓶中……

2017-08-11
/  标签: 谷山纪章

死生梦中

我第一百零一次梦见中原中也。

他躺在多情河水做成的眠床上,娇艳的花朵飘荡在他的身旁。是椿之花,红得过分,仿佛是刚被割断的头颅中流出的新鲜的血。这不是个好兆头。他的双手交叠放在胸前,眼睛紧闭,我看不到他蓝色的眼眸。那双眼睛幽蓝似最冷的海,足以溺死世间万物。

我梦到他的时候都是这样的场景。他像是睡着了一般,河水亲吻着他,温柔地承载着他的身体。下一秒他似乎就会睁开眼叫我的名字,用一种非常糟糕的语气。我再熟悉不过了。然而我知道他死了。他不会醒来,他的身体会从心脏开始腐烂,像是秋天里开始凋零的树。不过他不会在下一个春天复苏,他会凋零成一具白骨,会沉入河底,永远都不会再次来到这个人间。

永远。

“...

2017-04-04
/  标签: 双黑太中

钻石心脏


太宰治的心脏在中原中也的手中。

那是一颗跟其他人并无区别的心脏。红色的,微弱地跳动着,像是一只困在掌心里即将坠入天堂的鸟儿。之上覆着一层薄冰,透过冰层可以感受到奇异的温暖,一种类似于悲戚的温暖。却没有中原想象中的那么漆黑恶毒如同地狱中开出的毒果,只一口便万劫不复。

他抬头看向太宰。

太宰笑得开心,鸢色眼眸里水光流转,丝毫不在意胸腔中一片空寂:中也,现在我的心脏在你手中了,你准备怎么做?

中原对他这种笑容感到一阵不快。先前太宰治还在黑手党的时候并不怎么笑,有笑容也是冷冰冰的透着股死寂,唯有一张脸倒是讨喜得紧。后来他做了好人,整日里笑容都明晃晃得惑人心弦,那股死寂的气息仿佛从未存在过。但中...

存在于此处的永恒星光

突然发病,原因是难过极了,听了《wish》之后眼泪就止不住流下来了。然而这么个玛丽苏的东西真不好意思打tag,不过大概也没人知道我在写什么吧。但还是想要对支撑着我活下去的人表达一下感谢。

他唱歌的时候有蝴蝶停留,单薄的羽翼洒下星星鳞粉。灯光迷幻,鳞粉溶化成一整片星空。那星空是白昼的冷光,黑夜的炎阳。不灭的永恒之物。你知道的,这个世界是蓝色潘多拉魔盒里一座倾颓的花园,只有深渊窥视泛红的眼球。然而那里种着神秘的花。玫瑰娇艳,百合清纯,荼靡绝望,却无法找到一个词语来准确描述它的存在。他踏过黑暗的废墟而来,把那花别在衣服上,从花心里便开出了另一个繁复世界。蝴蝶在花间做了一场梦,醒来不知梦境真实。那也...

最近对德国骨科和自攻自受产生了很大的兴趣……然而并没有什么cp可写……

暗闇心中相思相愛

太宰治躺在被雪覆盖的铁轨上,注视着阴惨惨的天空。这一整天都飘着雪花,零零星星像是细小的糖块,直到夜幕四合也没能停歇。雪虽不大,他今日将要乘坐的火车却因此延误了时辰。许是天气不佳的缘故,此时车站内只他一人。灯火伶仃,太宰浸着冷风,觉得无聊极了。便索性拎着他那个过大的手提箱,从站台上跳了下去,像是毫不犹豫地跳下悬崖。他挑了个灯光照不到的地方,径直躺在了被薄雪掩盖的铁轨上,也不计较融化的雪打湿了他的衣裳。

此刻若有人见到这种光景怕是会觉得此人脑子有什么毛病罢。但太宰治是何许人?鸢色眼眸水光潋滟能蛊惑众神,巧舌弹簧能无形间把对方置于死地。只是他这玲珑心窍种着109个烦恼,开出的花朵全都散发着酸涩之味...

2017-01-27
/  标签: 双黑太中
7

祝我生日快乐。

再祝大家新年快乐。

  1/10  
社会不適合者。